大乐透胆拖

浙江農信

網站首頁 > 媒體關注 > 堅守信念 不辱使命
堅守信念 不辱使命

編者按:省農信聯社黨委書記王小龍在北京參加銀行業例行新聞發布會期間接受了《金融時報》記者關于助推供給側改革補齊農村金融短板為主題的專訪,本報現將專訪內容進行轉載。

 

112《金融時報》報道 記者 張宏斌

自國務院印發《深化農村信用社改革試點方案》(國發〔200315號)以來,農信社改革已經經歷了13個年頭。截至2015年末,全國農信社總資產達26萬億元,超過中國工商銀行,全國有21個省(區、市)農信社存款占有率居當地首位,15個省(區、市)農信社貸款占有率居當地首位,對地方經濟作出了巨大的貢獻。在各省聯社之中,浙江省農信聯社一直位居前列,截至2016年末,浙江農信總資產2.09萬億元,各項存款余額1.64萬億元,各項貸款余額1.10萬億元,不良貸款率1.98%,全年實現利潤259億元。與省內同業比,2015年存款、貸款分別占全省銀行業的1/61/7,凈利潤占全省銀行業的1/381家行社中有63家在當地存款市場份額第一,有55家在當地貸款市場份額第一,不良貸款率低于全省0.35個百分點。

2012-2016年,浙江省農信系統在全省銀行業利潤大幅下降的背景下逆勢而上,得益于其恪守“姓農、姓小、姓土”的核心定位,得益于其堅持管方向、管風險、管隊伍、強服務的“三管一服務”的理念,得益于其專注做好普惠金融、傾力支持實體經濟發展的執著探索。日前,記者采訪了浙江省農信聯社黨委書記王小龍,王小龍以其獨特的視角,簡潔而清晰地表達了作為浙江農信掌門人的他,對于金融業發展的期許,對于農村金融未來發展的愿景與隱憂。 

記者:當前經濟領域的核心是推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改革的核心是圍繞“結構”這個關鍵詞。浙江省的經濟形態有其自身特色,結構性問題較為突出,作為浙江省最大的金融供給主體,浙江農信在這方面的思路與策略是什么?    

王小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落實到浙江農信的核心思路就是“拉高標桿、補齊短板”。其中,“補齊短板”是落實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要領。一直以來,金融是整個經濟相對的短板,特別是農村金融更是短板中的短板。 

從整個金融行業來看,一方面,是天量的金融資產;另一方面,卻是諸多的金融服務“空白點”。尤其是小微企業金融短板是最需要關注的,歷史上,很多浙商創業初期的信貸資金都是由我們農信社發放的,服務本地的小微企業,是我們浙江農信的責任和使命。我們是扎根當地的小法人金融機構,在小微企業金融服務方面有著天然的優勢。服務小微企業,同時也為我們農信帶來了很好的發展機遇。 

補齊農村金融的短板是浙江農信的本分。做農村金融的難點在于農村產權不清晰,缺乏抵押物,再加上農業生產的周期性特點等因素。我們不遺余力地推動信用村建設,為農村信用體系建設打下了良好基礎;在全國首創“三權”抵押貸款,創新了金融服務模式;加大科技投入力度,以技術創新推動了農村金融服務效能提升。 

正是因為我們堅持“做小,做散”,全省81家行社在經營理念上達成共識,在運作經驗上充分共享,在經濟下行壓力下,浙江農信既規避了風險,又做到了資產、存貸款、利潤不降反升。 

記者:近兩年,實體經濟不景氣,整個經濟下行,增速放緩,信貸資金存在著在系統內空轉的問題。浙江農信在支持實體經濟轉型方面有什么樣的重要舉措,收效如何?

王小龍:浙江農信對實體經濟的支持是自然形成的。在我們的信貸結構里,絕大部分都是圍繞實體經濟展開的。我們堅持“三做三不做”(做小不做大、做實不做虛、做土不做洋),堅持做好“小銀行”。基于當前“雙創”的需要,小企業缺乏信用,大銀行很難服務小企業,而服務這些小企業正是我們的優勢。一個國家的經濟需要“巨無霸”類型的企業,更需要大量的小微企業。同樣,金融體系需要有大銀行,更需要有很多的小銀行,小銀行發展好了,一定會有利于實體經濟的發展。 

大銀行與小銀行的定位具有明顯的差異,小銀行健康發展,會有利于實體經濟。很多發達國家的實踐已經證明這一點,小銀行不一定要追求絕對的利潤最大化,反而更要強調金融服務的重要性。目前,在我國金融市場自律和他律都不足的情況下,一味地市場化,一味地追求短期利益,就可能適得其反。當大銀行從縣域撤出的時候,我們小銀行就是堅守的時候。我們就是因為堅持這樣的信念,整個資產質量反而穩步提升,規模也越做越大。 

記者:浙江是中國電商發展最集中的地區,近兩年來,電商下鄉,拓展基于互聯網的金融服務渠道,尤其是大打農村金融這張牌,這對于浙江農信來說是否有較大的壓力?浙江農信又是如何應對這種挑戰的?

王小龍:我們面臨的壓力和挑戰的確是很大的。其一是息差的不斷縮小,其二就是來自互聯網金融的挑戰。互聯網固然會影響社會的生產及生活方式,這種趨勢是很明顯的,但就金融領域來說,我認為,也不需要過于擔心。首先,我們有扎實的基礎,包括線下的網點,豐富的客戶以及雄厚的資金實力。其次,我們在科技方面不斷創新,而且以務實的精神做技術創新,不追求技術的絕對領先,而是圍繞業務應用需求爭做二線名牌。最后,我們在強化基礎優勢的前提下,技術上緊跟先進的主體,適時優化我們的業務結構,就一定能夠立于不敗之地。浙江農信的科技水平和能力在全國農信系統是領先的,每年的投入也在不斷加大,只要機會來了,我們會很快上軌道。目前,浙江農信有4200個物理網點遍布城鄉,3萬個金融服務點深入村居,網銀客戶594萬戶,手機銀行客戶625萬戶,電子銀行替代率達到78%,這一切與科技的能力是密不可分的。

記者:針對農信社股改上市問題一直存在著不同的聲音,這也包括省聯社改革的問題。浙江農信所轄81家行社沒有出現“一窩蜂式”的改制上市,浙江省農信聯社對于省聯社改革的思路是什么?農信機構的自我治理結構應該是什么樣的? 

王小龍:在農信社改制問題上,我認為,應該是因地制宜地確定方向。任何改革都需要按照市場規律辦事,但并不是一味地強調市場化,這兩者有著本質的區別。十八屆三中全會給出了明確的方向,市場配置起決定性作用,同時政府應更好地發揮作用。 

目前,有一種觀點認為,充分市場化才是好的,而市場化的標志就是股份制,最好走上市的道路。我認為這是有失偏頗的,實踐證明,并不是所有企業都適合上市。對于農村金融來說,上市這條路,存在著較大的風險。一旦上市,農商行是極易被資本控制的,資本控制后,農商行與其他商業銀行還有什么區別嗎?又如何保證服務地方經濟、服務小微企業、服務“三農”的初心不變? 這些問題需要明確的回答。小法人機構應該專注做好本地的業務,而且,還要在具有一定情懷的前提下服務好本地的客戶,過度追求利潤最大化,追求融入資本市場的溢價,這些都可能導致金融服務的短板越來越嚴重。 

此外,有些農信機構急于走跨區域經營的道路,但跨區域經營存在較大的風險,水土不服是必然的,效益可能是遞減的。縣域經濟是整個國家經濟的基礎,農信機構應該把縣域作為發展的基地,成為縣域最重要的金融組織。浙江農信會按照省政府的要求,履行好自身的職能,服務地方經濟,按照市場規律辦事,致力于成為地方經濟發展的助推器。 

記者:近兩年來,普惠金融已經成為國家金融戰略的一部分,浙江農信在這方面是如何推動并落實的? 

王小龍:浙江農信一向不把普惠金融當作概念,而是把普惠金融當作可以且必須落實的工作來抓。2013年,我們制定了一個“三年行動計劃”,去年,國務院發布了普惠金融五年的規劃綱要,我們同樣制定了普惠金融的五年提升工程。我們的目標是消滅行政村的金融服務空白點,每個行政村都會有我們的物理網點。 

其實,做普惠金融就是在“補短板”。我們追求的是“小而美”,截至201611月末,浙江農信發放30萬元以下小額信用貸款達126萬戶,余額超過1174億元。未來,我們在普惠金融的落實上,將更注重“向內看”,就是對于浙江省內做得好的行社,要將其樹立為樣板。各行社比學趕超,著力做好小微金融、消費金融、社區銀行。浙江農信很多機構已經引入了國外先進的小貸技術,并且結合本地特點做了很多優化。普惠金融的潛力很大,浙江農信要研究并推動符合浙江實際情況普惠金融策略,建立自身的普惠金融指標體系,做到既有示范,又有指標考量。 

此外,浙江農信不僅要做好農村的普惠金融,還要做好城市的普惠金融。要圍繞打造新型社區為突破口,在一些地區做城市的普惠金融試點,重構城市社區,通過信用體系建設,推動“五位一體”社會管理體制的建設。

Copyright &1996-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2003222號   浙江省農村信用社聯合社版權所有

大乐透胆拖 押大小单双正规彩票 用个人技能赚钱吗 安徽时时计划软件qq 飞禽走兽电玩城 微信炸金花 湖南株洲种植什么最赚钱 pt电子游戏电 富翁3肖6码主论坛 克捕鱼怎么刷弹头 老时时彩走势图